首页 > 社团文化 > 大新之家 > 第十四任 > 正文 【 字体 】  来源:大学新闻社  作者:管理员  点击率:3734   
丁惠
第十四任推广总监

我和大新

2009年的夏天,军训期间的一个晚上,几个学姐“闯进”我们的宿舍,跟我们聊了很久,那是第一次我知道有个社团叫《大学新闻》。

带着对新闻的向往,我报了名。笔试通过的时候我的手机报销了,没能收到笔试通过的短信,我还沮丧了两天。所谓命中注定似乎就是这么回事,面试前两天我见到了当初进宿舍宣传的学姐,我的老乡周奕欣学姐,因为她我知道了笔试通过的消息,也才能不错过面试。

面试那天还出了个小插曲,在去1003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手肘上流了不少血,我一直在想,“开门红”是有好处的,面试过了。

在大新我经历了很多第一次,每一次都有不一样的感受,也学到了很多。

第一次集体大会上上台发言,我才开口讲了一句话,全场哄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茫然地站在台上不知所措;

第一次组稿,做的是关于食堂涨价的选题,周晔学长和马天驰学长让我们学着组稿,我组完稿实在不知道写什么标题,于是就默默的写了三个字“涨价啦”,现在自己看来真的很搞笑,因为这个,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他们俩取笑,不过也因为这样,我跟学长渐渐熟起来了;

第一次参加校运会,这是我学到最多的两天,也是我正是适应大新生活的开始。因为这次校运会,我学会了怎么现场采访,也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当然也让更多的学姐学长认识了我;

……

可能因为自身性格的原因,我以很快的速度适应了《大学新闻》的人和事,和大家打成了一片。

第一次参加换届,已经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只记得双脚发抖,直到宣布名单时也还没回过神来,那时的自己还没体会到换届意味着什么;

第二次参加换届,看着恬甜姐在台上哭,倩雯姐哭着抱着我说有什么困难就找她,第一次体会到离别的忧伤;

最后一次换届,我拼命地告诉自己不要哭,但是站在台上终究没忍住,想好的话也全忘了,一想到以后跟大新可能没有什么交集了就很伤心。那一刻,我知道了离开大新是什么感觉。

大新,酸甜苦辣,个中滋味只有自己了解。曾经因为有的人不合作、不做事生气过,因为事情太多太累觉得大新的生活很苦,也曾因为萌生了退出大新的想法哭过,但离开后发现记忆最深的的还是待在大新的快乐:做选题、拓展活动、发报、叠报、聚餐……可能有人会抱怨叠报、发报的麻烦,但我却知道不管多麻烦,我都有收获。

自担任大新推广部总监以来,我尽力做好每件我力所能及的事情,但因为课程太多,很多预想的计划都没来得及完成,很遗憾;同时我也感到很抱歉,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经常使唤学弟学妹们去做一些你们不想做的事。然而,我觉得既然大家选择留下,就应该做好大新的每件小事,如果做不到,又为何留下?

所以,对于学弟学妹们我有个忠告:要培养“《大学新闻》是我的”这样一个意识,哪怕每天你要骂她八遍,都不要容许别人说她一句。而不让别人说大新不好的唯一方法则是做好大新的每一件事,做一个好的大新人。

大学四年,大新三年,我想我一生都不会忘记丰富我大学生活的《大学新闻》,衷心希望《大学新闻》可以发展得越来越好。

 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 PHOENIX COMMUNICATION COLLEGE OF SOOCHOW UNIVERSITY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仁爱路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