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 字体 】  来源:大学新闻社  作者:吴林峰 张彪 焦家奇  点击率:13522   
聚焦“熬夜族”

谁还在亮着灯?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黑阒的寝室内传来,对面电脑屏幕微弱的光源倏然熄灭,接着听到铁质床因晃动而发出的声响。最后,寝室归于宁静,渐渐听到入睡后均匀的呼吸。记者看了一下时间——凌晨2点40。

也就是说,从午后1点开始,本科二年级的张明保持着固定的姿势,在对面的床上待了近12个小时——除去中间吃饭和上厕所的时间。

推开门,凌晨的寝室过道安静明亮,各寝室门前或多或少地堆积着“守夜客”们丢出的垃圾,过道中弥散着一股方便面的味道。走过各寝室门前,还能听到室内隐约的声响,靠近某些亮灯的寝室,还能听见快速的键盘敲击声,伴着激烈对决出招的吼叫。

3月29日,工作日。凌晨两点,男生宿舍A01幢亮着灯的寝室还有近55户,女生宿舍A03幢的较少,有不到10户。男女间的区别,由此可见一斑。

据问卷调查结果显示,100份问卷里有66%的苏大学生选择在22点到0点之间睡觉,而33%的人会在零点之后休息,甚至有熬夜至凌晨2点之后的同学。他们认为,在零点之后上床休息,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熬夜”。挑灯夜战再不只是对勤奋学习的人的褒义词,在大学校园里,早已衍生出多种诠释。

敲开某些寝室的门,发现有些同学凌晨两点还在拼命地更新人人信息,以达到自己过万访问量的目标;有人在零点之前呼呼大睡,零点之后却像上了发条一样鱼跃而起打开电脑意欲玩个通宵;偶尔碰上一位捧着书籍的同学,在室友“杀声一片”的游戏氛围里拿着厚厚的书本熬夜……。

面对采访,这些同学都表示知道熬夜的危害。谈及熬夜影响学习、身体甚至会诱发猝死等严重后果的案例,他们却不以为然,总觉得自己可以控制好作息。但是,过度熬夜导致的严重后果不一而足。通过网络搜索引擎,可以找到“建筑系学生熬夜致死”、“宁波万里学院大学生熬夜Dota致死”、“重庆某大学生熬夜打网游猝死”等报道。只是,这些信息在大学生中起到的影响却不大。而且,那些“守夜”的同学们都有自己的理由。

“真要看着我熬夜啊?”

“真要看我熬夜啊?”看着站在门外的记者,吕洋有些惊讶,但还是让进了寝室。晚11时,他在玩的游戏是三国无双。选中的英雄关索(关羽之子)游走在广袤的平原上展开厮杀,或负隅顽抗、或长途奔袭。振奋人心的音效和刺激眼球的动画效果让吕洋进入亢奋状态。电脑前的他左手控制方向,右手以每分钟近200下的频率点击鼠标。因为经常玩游戏,一个学期内他可以玩坏四个鼠标。

“12(凌晨)点前网速不好,12点到第二天下午5点学校的网速才会正常。过会儿到点了我就开始玩另一款游戏了。”

他说的另一款游戏是“梦幻诛仙”。这个需要大量的时间来完成任务、积累“修为”的网游才是真正让他熬夜的理由。因为要提升修为,吕洋得每天按照系统的指令去完成自己的任务。一个任务大概需要1个小时。一个晚上可以积累数年的修为。要是第二天没课,他可以一直玩到早晨6、7点。即使有课,熬夜到1、2点也是稀松平常。

最近热播的《北京爱情故事》里有句台词:现在的状态就是你以前认为是白痴的事情现在都会一个不落地全做。把自己形象毁了之后,你会后悔莫及,等第二天早上醒了,你会继续义无反顾地加入他们的行列。

吕洋认为这就是对他当下生活的概括——沉溺游戏时快然自足,游戏之后却感觉很没意思,但想停却停不下来。“高中的时候我们的弦绷得太紧,进了大学,一下子又散得太松。虽然知道游戏不好、熬夜不好。但是又有什么能填补生活呢?。再说,这也是受环境影响的,周围的人都在玩,你也就被同化了。”吕洋嘴角上挑,脸上带着自嘲和无奈。由于熬夜游戏起不了床,他在大一时平均一周要翘掉两三天的课,靠着同学们帮忙掩饰有惊无险地度过了一年,成绩如何自然不必多说。现今大二的他,由于课程的增加,才不得不相对减少了熬夜的频率和强度。

吕洋的无奈只是“夜生活”群体下的个例。调查数据显示:47% 的同学喜欢熬夜的原因只是因为“习惯了”。36% 的同学还选择了“无聊、不想睡”这个选项。真正为了学业“奋战”的同学,只占了2% 的数额。惯性的习惯和无法填补的空虚,加上学业的压力,很大程度上构成了“熬夜大军”存在的主因。

吕洋的桌旁常放着一大袋方便面,那是他的夜宵。

冲突与和谐

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时,小周开始愠怒了。他拽开寝室的门,看到一张怒气冲冲的脸:“你们能不能安静点啊!我们都大四了,明天还要上班实习呢!”小周正为完不成今天的作业而恼火,登时反驳:“我在写作业,舍友们也都各自在玩游戏,根本没弄出什么动静!你不要有点动静就上来怪我们吧,这还有这么多寝室不安静呢!”凌晨1点40,两人的吵嚷声扩散在A01幢的第三层。

这已经是第4次与楼下的同学产生冲突了,由于室友爱玩游戏,自己又常有繁重的作业,因此寝室4人常常熬夜至凌晨。问题就出在这里了,不管是工作还是游戏,难免会弄出动静,然而各楼层之间隔音效果又不好。于是,尽管只是搬动一下桌椅,都会在宁谧的夜里造成很大的动静。小周说,自己也很讨厌夜里传来楼上的同学因“轻举妄动”而弄出的“闷雷滚动”的声音。但是,对于楼下过于敏感的同学,他大为光火:“我们也不是故意的,虽然明白毕业生压力大,但是老这样上来闹也不是办法啊!”

类似的纠纷不是个例,深夜的宿舍楼会传来“撕心裂肺”的歌声,而歌声之后时不时会冒出一两句脏话或吼叫尾随。除了某位同学的“演唱会”之外,更为常见的是为激烈的游戏喝彩或气恼的声音。记者还曾在A01幢寝室目睹过走廊内一簇同学摆桌打麻将的场景,洗牌摔牌的声音让黑夜中的宿舍楼不再单调沉闷。所幸这些声响多会在12点之后偃旗息鼓。

据问卷调查结果显示,23%的同学有因熬夜影响他人休息而引发矛盾的经历。大部分的同学在熬夜时都会尽量不影响他人,比如说吕洋这一类同学,在玩游戏的时候都会带上耳麦。他所在的寝室,也保持着和谐的氛围。至少,有77%的同学认为,他人熬夜并未影响到自己的休息。

“今晚我们班的都别想睡了”

凌晨1点30,文综楼教学楼值班的保安摊在椅子上睡着了。

记者推开1003幢的玻璃门。通过漆黑的走廊,朝着最里面仅有的亮着的灯的3105教室走去。

空荡的教室里只有一人。他是金螳螂城市环境与建筑学院的倪明。弄清记者的来意,倪明笑道:“怎么这时候来,不是考试前,这里人很少的。考试前这里会聚集不少人,大概占据了三分之二的空间,不过也只是在3点前。3点是个分水岭,之后大部分人都回去睡觉了。”倪明俨然一个惯于熬夜的老手。

学习建筑专业的倪明每周都会有连天通宵的日子,由于专业教室22点之后要关闭,他只得在通宵自习室内进行建筑方案设计。

“今晚我们班的都别想睡觉了。这个设计方案明天就要交出来,大家都在赶呢!只是大部分都在寝室做。”一周两次方案的作业强度让同学们叫苦不迭,班级群里常出现的场景就是沉寂几秒钟(做作业),突然蹦出一句诉苦的话,然后在线的同学们群情激奋纷纷附和。最后又不得不埋头继续赶作业。

常常熬夜的倪明头上钻出了些许白发,他说有时候熬夜至早晨,会感到背部发热、浑身淌虚汗,走路的时候有种“随时被大风吹走的感觉。”谈起熬夜对身体的危害,他说知道也没办法。作业不做会影响平时成绩。而平时成绩是他们专业最重要的。与吕洋不同的是,倪明对自己未来的规划还算明了,他想考研,在毕业之后做个建筑师。因此,不得不拿身体来拼了。“你知道么,建造师和建筑师是不一样的,建造师只是建一个东西然后放在那里,建筑师则要考虑到理念、文化、布局等林林总总的东西。”说起自己的理想,倪明拿着手中的铅笔比划着,喜形于色。

倪明的全部装备是铅笔、两把三角板、比例尺,加上为熬夜准备的两包饼干。因为来教室时忘记带橡皮擦来修改,所以在拷贝纸上作图时更需要步步为营,速度比平时慢了很多。凌晨1:40,记者准备离开教室,倪明的方案才完成了不到三分之一。

清明假期开始了,4月3日凌晨1点,张明又开始了DOTA、与朋友在视频里商量着“开黑”(一种与熟悉的人组队玩游戏的方式,游戏过程中可以通过语音及时交换信息密切配合。)

记者发给倪明一条短信,问今晚是否还要熬夜自习,想补充一些采访。收到的回复是:“我们在专教(专业教室)做方案,这几天不去通宵自习室了。”

身后,张明激动地点击着键盘和鼠标、通过在线语音排兵布阵。天灾和近卫兵团杀成一片。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主人公均为化名)

小贴士:

1.半夜至凌晨4点为脊椎造血时段,必须熟睡,不宜熬夜。

2.熬夜会导致:耳聋耳鸣、肥胖、皮肤受损、记忆力下降、肠胃危机、免疫力下降,心脏病风险。

3.保证每天睡眠时间不少于7小时,才能维持睡眠中枢生物钟的正常运转。

4.为防止视觉疲劳,要多吃胡萝卜、韭菜、鳗鱼等富含维生素A的食物。另外要多吃富含维生素B的瘦肉、鱼肉、猪肝等动物性食品补充能量。

5.熬夜补救小口诀: 提神补水喝红茶。护眼吃个水果餐。补救别忘要午睡。

 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 PHOENIX COMMUNICATION COLLEGE OF SOOCHOW UNIVERSITY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仁爱路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