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文化 > 大新之家 > 第十五任 > 正文 【 字体 】  来源:大学新闻社  作者:管理员  点击率:888   
郑元雪

                                                      路灯灭了,才能看到星光

从2012年5月16日到2013年6月5日,385天,大新是我的;从2010年10月9日到……我是大新的。哭过,笑过,抓狂过,得意过,崩溃过,都过去了。原以为换届的时候会哭,可那时什么感觉也没有。直到晚上唱歌时,那帮熊孩子点了《十年》,没Hold住,把刚哥的袖子哭湿了,这个有洁癖的人,估计当时恨死我了。

为什么进大新,就如同“为什么上大学”一样,只能用自然而然来解释。大一,糊里糊涂地过了;大二,焦头烂额地走完了。那两年,忙,是真的,闭着眼睛的忙。就像高中时代,每天有一大堆作业要做,完全不必考虑什么人生规划。坐在一辆行驶中的列车,不去想目的地在哪,只要把车厢的卫生搞搞好。总以为自己是低年级的,前面有学长学姐罩着,因为他们的笃定,感觉一切都很明朗。每一次的选题会、排版会,领了任务就去做,一个社团就这样正常的运行下去。

可有一天,校园中找不到学长学姐的踪影,就像道旁的路灯突然熄灭,骤然失去光明,眼前是一片漆黑。盲人可以摸着石头过河,可我没有他们那样敏锐的触觉,连石头都找不到。像个无头的苍蝇横冲直撞了好一阵,眼睛才逐渐适应黑暗,前面的路隐约着,这才抬起头,看见了满天的星光。

那385天,恨自己不能分身;那385天,我和大新划了等号;那385天,借着那一点星光,我与大新搀扶着艰难地前进。由于步伐缓慢,我常常仰望天空,并给每一颗星星起一个名字。有一颗星星最闪亮,叫“荣耀”;有一颗星星如泪滴,叫“感动”;有一颗星星像钻石,叫“努力”;有一颗星星很难被发现,叫“挫败”……

撷几颗流星,看到流光梦影。校运特刊的夜晚异常短暂,四个人挤在一间小小房间里,版面一改再改。早上五点终于把版面发到印刷厂,转头一看:老吴用被子把自己裹成“海苔卷”,小施在床上“挺尸”,舒娅还没脱鞋就昏睡过去,身体摆成了“L”型;“发现新青年”活动前夜,拉着大妈、小施和於嘉伟通宵剪片,将近三点时熬不住了要去睡会儿,跟小施说四点把我喊起来,等自己醒来已经快五点了,我晃着小施的肩膀问为什么不喊我。於嘉伟一边剪着片子一边说:“他喊了,可你恶狠狠地说了一句‘别碰我’。”我竟一点印象也没有了;为了做大新的宣传片,经常在学院的机房呆到凌晨两三点,走回宿舍时途径传说中的“保研路”,别说流氓了,连个鬼影都没有……

汲取了那么多的星光,自己也竟也成了一盏不怎么合格的路灯。2013年6月6日,灯泡过期,自动熄灭了。接棒的大新人,学长学姐怕路灯太亮,你们看不到星光。但请放心,我们依旧伫立在那里,为你们摇旗呐喊,看着你们走向远方。

一入大新门,一世大新人。

 

 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 PHOENIX COMMUNICATION COLLEGE OF SOOCHOW UNIVERSITY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仁爱路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