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文化 > 大新之家 > 第十五任 > 正文 【 字体 】  来源:大学新闻社  作者:管理员  点击率:823   
张刚

                                                    小刚与大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大学新闻》社第15任副主编 张刚

    直到《大学新闻》社15周年庆典当天,我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比“大新”老,这是多么痛的领悟。一晃三年,我走过了3/4的大学路,在大新也从小小的通讯员一步步“打怪升级”变成大家口中的“刚哥”。慢慢地,我发现大新于我而言,也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

    犹记得新生报到时听到《大学新闻》,天真的我以为它是全国连锁报业集团呢!霸气的名字真的有吸引到我!这种傻傻的想法应该不止我一个人有吧?哎,感慨颇多,却不知如何下笔,无奈摊手,只能分条叙述流水账了。

    我在大新手写的第一篇通讯是《堇年《尘曲》独唱十九州之苏州》。这应该算是我来苏大以后见的第一个名人吧。当时那篇通讯被尹璨学长改得千疮百孔,在一番谆谆教导之后,开启了我源源不断的“通讯之旅”。

    我在大新提出的第一个选题是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这次的选题得到了学长、学姐的赞赏。初做选题的我懵懵懂懂,却也跌跌撞撞地完成,期间更是结交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这也是我大学四年的一种幸福。无论何时,身边总有一帮支持我的朋友。

    我在大新参与的第一个立项活动是校媒展。当时的我们拿着形形色色的校媒展板,奔波于新老校区的图书馆,为同学们讲解着各有千秋的校园媒体。活动结束后的小聚也印象深刻,因为看到平日不苟言笑的尹璨学长竟然不停地讲冷笑话。

    我在大新发表的第一篇“吐槽”声明是《谁佩戴这个掌门指环》。年轻气盛,心直口快,胆大妄为的我曾在大新11年换届前夕大肆批判选举的“黑暗”。后来才发现,透明化真的很重要,有些时候都是由于不了解才会产生误会。

    我在大新产生的第一份担忧是我即将担任组长,带领学弟学妹们做选题。那时的我曾感到一丝惶恐,我害怕自己做不好组长,害怕被别人比下去。于是我四处取经,渐渐释然……

    ……

    戛然而止,其实我发现有太多的第一次值得去纪念。以上陈列的只是大一一年的光景。或许是我和大新纠缠得太投入,回想起的每一件事情既微不足道,又重于鸿毛。三年来,我的话语里总会捎带着“大新”这个字眼,卸任之后,突然发现,当我再次提起“大新”的时候,会有种空巢老人般的失落感。是的,以后大新的运营不再与我有直接联系,但是我依旧愿意自己的耳朵倾听大新的声音。

    最后用三句话来结束这篇没营养的感言:

    初涉大新,大新于我,谓之师。

    朝夕相处,大新于我,谓之友。

    功成身退,大新于我,谓之幼。

 

 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 PHOENIX COMMUNICATION COLLEGE OF SOOCHOW UNIVERSITY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仁爱路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