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深度报道 > 正文 【 字体 】  来源:大学新闻社  作者:管理员  点击率:489   
喜宴,你随份子了吗?

“十一”黄金周,有人哭晕在婚礼上,也有人对着喜帖惆怅。统一的假期,结婚也统一地扎堆,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喜帖”与“随礼”是相辅相成的,“每逢佳节被吸金”在所难免。翻看朋友圈,不难发现“随份子”已经不仅仅是上班族的事,大学生们已然加入了“随礼”大军。

大学生遭遇“红色罚款单”

“好朋友当然得随。”苏州大学机电工程学院的研究生王同学国庆节刚刚参加了朋友的婚礼,他比着“八”的手势,“随888,吉利点。”这些份子钱都来源于王同学之前拿到的研究生国家补助。凤凰传媒学院研究生张同学在假期中也收到了高中同学的喜讯,15名受邀的中学好友中有12个是在读硕士,份子都是父母资助。婚礼前大家开了短会,一番合计后,大家决定随500。“有个男生还说能不能退份子钱,最近揭不开锅了。”当然这都是饭桌上的玩笑话。

本科生的情况也和前辈们一样。大三的小孟最近收到了两封请帖:闺蜜结婚,曾经一起吃麻辣烫聊八卦的好朋友穿上了婚纱,自然需要亲自到场鼓掌流泪。为此,小孟请了一星期的假,买了身新衣服,飞回河北老家见证闺蜜的爱情。当然,有老家的习俗在,不能免俗,红包200。而另一场朋友的婚宴不巧碰上了考试,但人未到礼要到,红包成为了喜帖的回信。

恍惚之间,许多大学生们发现,自己不仅被剥夺了领压岁钱的权利,连在宴席上都得笑脸盈盈地掏出红包,“打肿脸充胖子”的故事从嘲笑别人变成了自嘲

“没有面子”、“不够意思”也是大学生随礼担心的焦点。受访的五名独自参加婚礼的在校大学生无一例外全都随了份子,礼金在2001000元间不等,和有经济收入的上班族并无区别。

“婚恋经济”确实已经成为人情往来中的重要环节,新人们似乎对学生们的红包并没有摆手不要。南京邮电大学的陈同学明年准备结婚:“收份子钱是传统,人情往来,就算是年轻人也不好打破,也正好给婚礼的花销回回本。”而未婚的众多学生则表示:偶尔一次的随份子还可以接受,但扎堆的喜帖可吃不消,这可是逼着自己结婚回本呐!

“人情消费”在校园

不仅仅是婚礼上的“份子人情”,校园里人情消费的种类愈发得多样,也愈发频繁。过生日、得奖学金、入党评优,各种理由都可以变作一种整齐的呼声:“请客”!就差领到助学金也得请客了。据估算,像这样尴尬的“被请客”一次一般在300500元之间,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这差不多是半个月的饭钱。面子、尊严,让一大批“社交人士”囊中羞涩。

而最近新生入校刚刚安定、社团学生组织招新完毕,第一轮聚会席卷而来,学长学姐们“带着新生飞”成为各组织的重要日程。

大学聚餐,让校园周边的餐厅迎来了商机。几家“热门”餐厅的老板总结出,在周末大学生的聚餐较为频繁,AA制的偏多,人均消费都在50元左右。各餐馆也相应地用各类活动和大学生的碰杯活动“接轨”。

另一项调查显示,人情消费要占去大学生总消费的20%以上,其中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在人情的餐桌上支出最多,若有请客或是随份子这些大头,掏出去的钞票还得翻倍。

这钱该不该掏

对大一大二学生的不完全统计中调查中,有65%认为人情消费很有必要,31%对于人情聚餐选择性参加,没有一人认为人情消费“负担很重”。无独有偶,在对多位家长的调查中,60%认为孩子的人情消费有必要,37%认为学生还没有经济能力、此类消费需慎重,与学生的态度高度一致。在对高年级和研究生的采访中,学生们均表示:“虽然请客、聚餐、随份子支出很大,但‘无可奈何’且‘十分必要’。”而对于应当开始随礼的年龄各自观点不一,大致为“年满20岁”或“到了法定结婚年龄”,家长们则认为是“开始工作”或“结完婚”。

为此,记者专门采访了我校应用心理学李宏利教授,李老师认为人情消费是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但酒桌不是交往的全部。“靠吃喝的关系一般很难维系,人际关系还是靠信任维系比较稳定。”有钱朋友多、没钱没朋友的凄凉场景在社会上频繁发生。

还有,大学生理财能力不好,红包里和餐桌上的花费常常不合理的过高,这应当引起家长注意。八成的大学生没有系统的财务计划,三成甚至不知道自己一个月的花销有多少。对于人情世故的学问,大学生更是缺少认知。

随份子,需尊重当地文化,有很深的学问,还要注意各地的禁忌好恶,比如闽南地区的习俗就是不收礼金,随了份子也会原数返还。“大学生没有经济收入和社会经验,遇事不能想当然,要多问问父母。”李老师说道,“总的来说,真正的交往需要自由、自愿和真诚,金钱的‘面子’其实并不重要。

 

本报记者:李征宇 张一丰 谢欣然

 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 PHOENIX COMMUNICATION COLLEGE OF SOOCHOW UNIVERSITY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仁爱路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