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期新闻 > 正文 【 字体 】  来源:大学新闻社  作者:管理员  点击率:1420   
阴道独白:独白不出来的“阴道”

阴道独白:独白不出来的“阴道”

    

本报记者□宋宇  罗燕波  刘丽君

阴道来了

    它叫“BCome”,是“B Come”,也是“Become”。相比于后者“成为”,2012年成立的北京女权志愿小组“BCome”,更想大声说前者:“B Come!阴道来了!”

    “阴道”早就来了。

 03年艾晓明教授带着中山大学一群女生,将《阴道独白》中文版第一次带上舞台。09年,被称为中国大陆的授权中文首演是薪火实验剧团在北京9个剧场的公演,由80后戏剧人王翀翻译并导演,至今在北京,上海,深圳,长沙已演出30多场。其间,复旦大学、武汉大学、厦门大学等高校的学生,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都尝试排演过《阴道独白》。今年学期初,苏州大学东吴剧社的秦楠,要在剧社每年一度的新生专场中演出她的《阴道独白》。十数年间,这部美国女作家伊芙·恩斯勒所著的戏剧《阴道独白》,在中国引起了“阴道之火”。

以“阴道”之名

“阴道之火”散发到北京外国语大学,一个名叫“北外性别行动小组”的学生团体,他们同样要在校园演出由BCome改编而成的《阴道之道》。此前,BCome小组已在上海、北京等地公开演出过《阴道之道》,剧本由剧组演员艾可由《阴道独白》原剧本改变而成。今年七月,BCome在北京演出后的活动中,与北外性别行动小组(下简称“北外小组”)已有过接触。北外小组中的成员多来自英语学院11级,选修过《性别与社会》这门课程,对《阴道之道》做过部分改编。不同于《阴道独白》中强调的反对性暴力,北外小组的话剧更想表达的是“性别平等”,而不是仅仅的“女权主义”。

117日,人人账号“北外性别行动小组”在人人网上发布一组持牌照片,牌子上写着“我的阴道说:我要自由”等以“我的阴道说”开头的文字,为即将开始的演出做宣传。之后,在人人得到疯转的这一组照片被媒体关注,这群要大声说阴道的女生和宣传照片捆绑在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引起舆论争议。

“争议不是因为这部戏本身,网上的指责很多认为北外的宣传方式太过露骨,是在炒作。”BCome的艾可认为这种说法很可笑,“其实,这种宣传方式很正常,并不是专门设计策划的行为艺术。对于女权团体来说,这种方式一点都不陌生,或者说,我们早对这些外人会很敏感的宣传‘脱敏’了。”而网上流传一篇自称出自北外男生家长之手的公开信,得到反对者的大量转载。信中指责北外女生不知廉耻,而作为校方,北外疏于教导使学校变得淫乱。

争议中,更有甚者将反对上升到人身攻击,不仅仅是“哗众取宠”,“不懂自尊”的指责,而是直接以“娼妓”、“婊子”称呼北外女生。“北外女生早就被污名化了,这次媒体特别是网络媒体用标题党的方式,故意强调‘北外女生’‘阴道’等字眼,根本就是在误导,很容易引起歧义。”艾可话锋一转,“但媒体的报道确实是种契机,能让更多的人关注到这部戏和女权运动。”据艾可的介绍,因BCome多在豆瓣、微博宣传的缘故,BCome演出的观众大多是喜欢新媒体的年轻人,也因《阴道之道》话剧本身的定位,观众多为受过高等教育的都市年轻女性。而因为北外引起争议,无论是《阴道独白》还是女权主义,都打开了新的讨论空间。艾可虽认为北外只是一个小小的风波,没法去改变很多人的意识,但她看到北外让更多人去开始关注这件事,开始关注女权。正如著名媒体人闾丘露薇发文《有些词不能说?》中称赞北外女生是社会的先行者一样:这些北外晒照片的女生,带动更多人向前,然后产生一种社会共识,(女权意识)再成为一种常识。

在北外被报道之前,秦楠就想排自己的《阴道独白》。不忿母亲“女人家庭比事业重要”的传统教育,她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在东吴剧社出演过主题为复仇与反抗的《原野》,导演过询问如何寻找自我的《女仆》。大三的她早就接触并喜欢上《阴道独白》的剧本,12年上海女爱在独墅湖小剧场演出《阴道独白》,但秦楠认为她们演出诠释的女权并不是她想要表达的。今年学期初,她想要做有她理解的《阴道独白》:“很多公益演出都加入了本土化的东西,但都不是我想要的。”

    同样是编剧的秦楠,在原剧本上做了很大的改动,苏大版的《阴道独白》中百分之七十左右都是她的原创。她很清楚北外引起的争议,认为北外小组的宣传方式不排除是为了制造噱头,有点太过开放,太外露。她也想通过这部话剧强调女生的自尊自爱,“相比于北外,我(在话剧)加入很多收(敛)的东西,也是在表达性解放,性自由。我不希望这部剧能改变什么,但只要你看这部剧就会明白我想表达的,明白就会思考。”秦楠习惯性的摸着下巴,左右手的无名指上各有一枚戒指。

不说出来与说不出来

  

 然而,这些先行者却在引起争议后,选择不发声。“北外性别行动小组”人人主页上,117号的倒计时五小时之后,则是20号的“BCome”小组《阴道之道》的表演卖票链接分享,之前的宣传照片等状态已被删除。知乎上曾有自称为北外小组成员的匿名用户回应“如何看待北外的阴道独白事件”的提问,并在一天之内被赞同3000票。回答中,此网友指责媒体为了制造噱头误导公众,掩埋了小组提倡性别平等的初衷。《博客天下》曾获得授权节选此回答,登载于其11月中旬的刊物。但和人人状态一样,此回答在知乎上同样很快被删除。

据北外校媒记者,同为英语学院11级的郑萃颖透露,学院为保护学生,采取冷处理的方式,禁止其他学生透露当事人的姓名及联系方式,以不挑起更多的话题。记者询问多名北外学生,得到答复基本一致或是直接拒绝回复。“学院没有禁止当事学生站出来说话,而是北外小组的成员选择不出来说话。本来,她们就没必要用这么年轻、单薄的个人去承担女权这么大的话题。”艾可说。

《人物》、南方深度等多家媒体曾采访过艾可,并希望得到艾可的帮助联系北外当事人或老师。“我都拒绝了。”艾可解释不是学院禁止当事人发声,而是这群女生自己不愿意站出来。北外小组的指导老师李今朝曾征求北外小组意见,希望能代表她们应对媒体。然而,艾可后来又在活动中遇见北外小组成员,得知北外小组自己认为发声都没有意义,不想与任何媒体接触。

不同于北外小组女生多选修过《性别与社会》的课程,东吴剧社《阴道独白》的剧组中多是刚进入苏州大学的新生。在剧组排练休息时,记者采访一名大一新生,问及是否之前做过这部剧和女权主义相关的功课时,她回答百度看完了第一页,但没看过相关书籍。而记者根据她所说的百度,发现搜索结果第一页多是百科类网站。另一名新闻系大二的女生,在被记者采访时,偏过头不愿接受采访。排练场地旁的东吴剧社值班室中,值班表上的安排多用简称,而周四的一栏中写的“独白”二字。

个人的就是政治的

“男权的权是特权,女权主义的权是权利”。BCome的艾可正是社会学的性别研究方向的研究生。和凤凰传媒学院的任孝温教授一样,她认为女权主义就是在反对传统的男权文化。但她更认为女权主义的发展体现的是政治正当性:“女权主义有句宣言,个人的就是政治的。”

艾可特地举例,谈了最近舆论热议的“单独二胎”:“网上大多是支持还是反对的二元逻辑,而实际上,在女权主义的表态中,只有女人才能决定自己是否生孩子,而不是由丈夫,公婆,还是国家。”艾可极力推荐长平10年曾发于《南方周末》的《私事也是政治》一文,认为女权主义是衡量中国是否对个人权利的尊重,社会民主文化建设是不是成功的标准之一。然而,据艾可的介绍,中国民间的女权团体不像很多公益组织,通过宣传或是和政府打好关系,而是默默地做事情。只有女权主义者谈论性和身体的时候,引起争议了才会被关注,平时得到的关注很少。

“美欧的女权主义发展得很快,但中国很多人都不关心这个。即使有人提到女权主义,也大多只是肤浅、曲解的表达。”但她不认为排演《阴道独白》这样的戏需要对女权主义有深刻的理解:“每个参与女权运动的过程,包括演话剧,就是学习女权主义的过程。”

东吴剧社剧组排练中,八名女生站在一起,大声喊道:“我宣告,女人有不可剥夺的权利去享受,让我们大声的说出,阴道!”

 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 PHOENIX COMMUNICATION COLLEGE OF SOOCHOW UNIVERSITY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仁爱路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