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期新闻 > 正文 【 字体 】  来源:大学新闻社  作者:管理员  点击率:421   
云想衣裳花想容,整容争议何时休——聚焦大学生整容问题

云想衣裳花想容,整容争议何时休——聚焦大学生整容问题

 

对于雨思(化名)来说,48小时的等待是漫长的。摘下纱布的那一刻,完成的是多年的夙愿。


女孩子总会在一刹那间发现自己外貌上的缺陷,之后她们开始爱美打扮,有意无意地关注自己对异性的吸引度,与其他人的外貌做比较。雨思就是在与母亲的比较中产生自卑感。继而萌发出开双眼皮的念头。她希望能够通过这种医学手段,消除自身的自卑感。雨思的母亲大眼睛双眼皮,年轻的时候是校花,而她的长相随爸。小时候,母亲带着女儿出去时,朋友总会来一句“长得不像呀”。“我从小就有点自卑,觉得活在母亲的阴影之下”,雨思这样形容自己的童年。

2014年7月10日,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下午,雨思做了开双眼皮手术。2个小时的手术时长,48小时带着纱布的适应期,3个月到半年的恢复期。在摘下纱布的那一刻,雨思终于完成了自己多年的夙愿。像雨思这样为了美丽,提高自信而整容的人群并不在少数。在此次统计调查中,曾经整容或有整容意向的人群里,占74.5%的受访者选择为了美丽而进行整容,排名第二的则是为了工作和专业上的需要。

而在曾有过整容经历的人群中,小微型的整形手术诸如开双眼皮、垫鼻梁、开眼角等,成为了大学生整容部位的首选。同时,这些手术费用在国内的价钱由1000到7000元不等,可以接受的价格使大多数家庭在经济上有条件承担。

“我能够理解雨思这样做。但对于我自己来说,我不觉得有太大必要去做这个手术。她已经很漂亮了”,雨思的室友了解到她的这一情况后,对她的看法并没有太多转变。而知晓雨思以前长相的高中同学则纷纷表示对她的理解,“但她们更习惯原来的我”,雨思这样说道。事实上,在这次发放的调查问卷中,过半数的受访者表示完全不会有别的想法,整容是她的权利和自由,三分之一的受访者则表示内心会有一点介意,这同时也证明了大多数同学不愿透露自己曾经整容经历的原因:95、90后的年青一代中,早已冲破了传统思想中“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观念,但同时又并未完全获得思想上的审美解放。

大学生整容是否已成大趋势,在这份调查问卷中的出具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在接受调查的大学生中,有过整形或微整形的经历的人只占到2%,20%的受访者表示曾经有过整容的念头。而其余78%的大学生则表示自己从未有过整容的的打算。据广东省市人民医院整形美容中心雷岳崇主任透露,整容机构接待的大学生以每年15%的比例增长,但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整容不是改变自信和增加就业的唯一方式和渠道。14级新闻专业的李同学认为,为了美丽和就业而整容并不可取,“容貌上再美,找工作也要看个人能力。而提高自信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你可以给自己心理暗示,最重要的是把基础能力掌握好。”

苏大教育学院心理学专业的李宏利老师在分析大学生整容这一心理现象时解读道,“这是现代学生不能在心理上接纳自己,企图走捷径的表现。孩子们的自控能力较差,在看到一次整容带来的好处之后,会越来越在意自己身上的缺陷,就会更多地通过整容试图填补这些缺陷。”李老师分析道,这种恶性循环永远跟不上变美的欲望。

整容到底有多大的效果,没有人可以说的清楚。对于小谢来说,这个小手术并不能带给她多大的自信,“但起码不让我在这一方面再自卑了。”可以明确的一点是,外貌上的改变可以提升内心的自信,但真实的能力却需要日积月累的锻炼。

(本报记者 李初晴 董柏廷 乐美真)

 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 PHOENIX COMMUNICATION COLLEGE OF SOOCHOW UNIVERSITY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仁爱路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