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期新闻 > 正文 【 字体 】  来源:大学新闻社  作者:管理员  点击率:773   
阳台上的肌肉男,就要健身不一YOUNG

A01二楼的阳台上摆满了健身器材,看,还有他们秀肌肉的照片!”最近,一条附有宿舍楼内阳台上放置众多健身器具以及六个男生大秀健身成果的图文说说在QQ空间转疯了。居住在A01男生宿舍楼里的知情人士赵同学“爆料”,二楼上占地不足20平米的平台已被各式各样的健身器具“占领”,大如卧推架、仰卧起坐架、立式沙袋,小的也有各种大小的哑铃,那架势别提多带劲儿。

据“股权所有者”之一吴同学介绍,这个依附于宿舍楼阳台的小小“健身房”是他们社会学院六个大二同学一起出资搭建的六人健身平台。从上个学期2500元购入第一台卧推器开始,他们就把器材放置在离宿舍几步之遥的宿舍楼二楼的空地上,因为与楼管协调妥当并以健身锻炼为目的,宿舍楼里的大爷也表示支持。再加上主动承担平台的打扫工作、不制造噪音,这块空地很快成了他们的健身根据地。本学期,健身热情更加高涨的他们又集资从网上购入了卧推架、深蹲架、仰卧起坐架、直杆杠铃、曲杆杠铃、立式沙袋各一个以及哑铃若干副,整体器材投入费用达到了一万元。然而,不能忽视的是,整个健身房的诞生和走向似乎都与学校、相关政策有着不言而喻的紧密关系。

催生边缘创意,只因学校关闭了健身房

“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想到投入购买第一台机器的?”

“本来我们是在学校健身房锻炼的,后来关闭之后想健身又图方便就凑钱自己买器材练。”同为器材所有者的张同学回答。

据身边许多同学反映,从上个学期开始,位于学校二期公体馆一楼的健身健美馆就鲜有开门。记者先后两次来到公体楼实地观察采访,先为晚上,值班保安在被问健身馆在几楼时表现的非常迷惑,连连表示自己不清楚,“起码现在肯定没有这种健身房的存在,大概以前有”。后为全校没有公体课的周三下午,记者根据墙上褪色的楼层分布图径直找到了一楼乒乓球馆右侧的健身健美教室。透过紧闭的大门上的玻璃可以看到几十件健身器材条条排列,整齐洁净的样子完全没有停用的意思,门房上的师傅透露“现在健身房只会在白天有公体课的时候开放,平时时间都处于关闭状态。”

原本健身爱好者的聚集地突然封印,官方也不曾给过解释,校园里的健身者门心中满是疑惑。记者询问了几位曾在校健身馆健身的同学,同学们纷纷猜测是学校器材引人诟病,学校担心器材的安全问题才停止开放的。辗转调查中,记者找到了学校体育与场馆管理办公室的沈红明主任,向他了解健身馆关门的真正原因。原来,学校健身馆的器材于12年购入的时候,并没有大手笔的投入,选购的器材均为钢丝结构,体型高大气派,真正对比外面大型正规的体育场馆里轴动式的器材,这类器材安全系数低下很多并且易破损、难保养、维修周期较长,所以如果没有专业的健身教练或老师在场是不能轻易让学生使用的。由于安全隐患背后牵扯的权益保护、学生生命安全问题繁杂,“没有一个领导敢做这个决定让危险的东西一直进行下去”。

采访中沈主任笑道,校内健身房关闭后曾有一个健身狂人连续向校长信箱投信强烈要求恢复开放,满足需求,“但是,目前健身馆还是不会开放,毕竟机器老旧,问题摆在这。”

学校有政策?创业怎么破?

“想过创业吗?”

“当然想,因为放在阳台上的器材吸引了一些同学的注意,但如果共享,损坏率会高,维修保养又是一笔大费用。所以想通过有偿使用,一来保障器材安全,进一步也想达成自己的创业梦嘛!”吴同学回答。

“学校哪块管创业,我们需要场地怎么破,会有政策扶持吗?”张同学一反问,两人就只剩下面面相觑了。

早在采访之前,记者就询问了身边不下20个同学“创业找谁咨询?学校谁在管理在校生创业?”这两个问题,但回复都模糊不清“不清楚。”“科协吧!”“科协的论坛部管创业,但是活动也是团委批啊”,各种声音都指不出源头,记者又尝试登陆苏大网站于本科生一栏里成功找到了创业指导项,但点进网页中查找创业教育一项,页面赫然显示出“暂无相关信息”六个大字。这一寻找也表明了创业教育工作之中是有不足存在的。

经过一番波折之后,记者来到五六食堂三楼的学生职业生涯规划与发展中心见到了黄文军主任,黄主任坦言“学校对在校学生创业的政策基本上是没有的”,记者接着追问“那学校现在有关创业的活动、项目的发布、征集都是怎样宣传的?”,“发布宣传并不是主要,创业应当是一个主动思考、主动寻找的过程,可以说,你是第一个到这来咨询创业的,主动性都太差。”黄主任如是答到。的确,现如今的大学生创业已经陷入“运动式”、功利化的漩涡中去,学生会为一个创业比赛而创业,等到比赛结束又作鸟兽散般纷纷逃离,回归原本生活。据统计,大学生中有创业想法行为的人仅为千分之一,,而全校约有两万五千个本科在校生,按这个比例也仅仅是25人。

黄主任认为“现在的创业教育存在着假大空的现象,运动式的发展不是科学化的发展。并且如今的大学生‘等靠要’的思想又极为严重,要知道,创业不是推销,创业教育不能硬塞给每个学生。针对如此小的渴望在校创业的群体,学校的创业教育就应该落在一对一咨询上,让有想法的学生自己去寻找。等到学生有很好的创业构思之后,学校再提供智慧、教育上的‘前道’支持、实战中道上的‘中道’支持以及帮找风投的‘后道’支持。”学生职业生涯规划与发展中心也欢迎有创业思维的学生去咨询。

自买器材落地学校健身馆,创业与健身齐步,可行否?

“如果创业,占领宿舍楼的阳台一定不是长远之计,物业、学校毕竟众口难调,宿舍楼也会顾虑环境卫生、噪音问题。如果能把器材搬进公体馆,我们把关闭的健身房晚上利用起来,多好!”两位同学在紧蹙了许久眉头之后,想出了这个办法。

市场发展规律所致,像学校健身馆停止课外开放这样的校内资源的切断无形中促成了校外健身房的大热。文星活力健身馆在火热爆满一个学期之后迅速做出反应,利用一个暑假的时间在离学校也较近的文荟广场增开了新店,减轻了饱和状况,达到人员分流的目的。据悉,原本的校内健身房在课余开放的时候为健身训练班式,由学校资产经营总公司下分管体育的公司承办、体育学院老师教学,收得的学费由校纪委、后勤、体育学院等众多部门官方使用,而非传言中的对外引入招商。从收费价格上来说,校内校外价格差异不大,原来的校内收费每学期400左右,校外的活力健身馆主打新生市场在这学期开学推出团购年卡一年660元。若就器材好坏来讲,校外或许专业。但,去年在外办健身年卡的凤凰传媒学院的王同学表示“在价格相差不多的情况下,如果学校又开放健身馆,还是会考虑学校的,毕竟校外的没那么便利。”

事实上,在采访沈红明主任的过程中,记者曾问过由学生出资搬进器材借用学校体育场馆进行健身馆创业的想法可行与否。主任表示,“健身场馆需要由拥有健身教练资格证、体型健美的专业人士管理经营,而且学生在校创业不可忽视的一点具有不稳定性,两三年毕业后很难持续。不过,虽然不是很提倡,也算可以接受吧。”

其实,学生校内创办健身房已不是罕事,在今年早前的报道中,安徽安庆师范学院体育教育专业的刘国运同学就在校内创办了校园健身会所,两年多的时间里“营业额已达50余万元,总办卡量超过2000张,个人收益已达到20余万元”。可见,校内健身房的创业梦想并不是泡沫。

在出稿的前晚,记者又联系了男生宿舍楼健身房的主要负责人。他们正在准备着自己的创业计划,为第二天在与职业生涯中心的老师的对话中表现的更为自信奋力储备;原本没有纳入计划内的健身教练资格证也提上议程。不久,他们可能要面临创业中各种问题:融资、管理、学习与经营的调和、自身健身知识的储备、安全问题、场地问题……不过,创业梦想还是要有的,没准就实现了呢!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看到那个经常关闭的健身房在课余又正式的开启,迎上来指导你的不是你健壮有力的体育老师,而是校园中或擦身而过的那个阳光肌肉男。

 

本报记者:施佳一 杜未成 杨天一 蒋婕

 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 PHOENIX COMMUNICATION COLLEGE OF SOOCHOW UNIVERSITY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仁爱路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