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期新闻 > 正文 【 字体 】  来源:大学新闻社  作者:管理员  点击率:1135   
三分塑,七分彩——苏州泥塑,还好你还在

《红楼梦》里曾写到,薛蟠从苏州带了两箱东西给母亲和妹妹,其中一箱是从虎丘带回的“一出一出的泥人儿戏”,用青纱罩的匣子装着,又有在虎丘上泥捏的薛蟠小像,与薛蟠毫无相差。书中描写的一出一出泥人儿戏和薛蟠小像,就是苏州泥塑。

苏州泥塑同天津泥人张、无锡大阿福和陕西泥彩偶并称为中国四大泥塑。作为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的传统手工艺,苏州泥塑的制作不可谓不精细。揉、搓、塑形、成像,在老艺人熟练的手法下,一个个泥人活灵活现地呈现在大家面前。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老一辈的坚守,苏州泥塑才能得以传承。

民间艺人的坚守:因为热爱

繁华的拙政园门口拥挤而喧闹。每天早上9点到晚上6点,杨师傅和他的泥人们总是静静地待在木质的小房子里。除了时不时会因为游客询问捏像的价格而抬起头,大部分时间杨师傅都在创作泥人中度过。一本黑白绘本,几团彩色的粘泥,还有自己磨的几样塑形镊子,这些就是杨师傅全部的泥塑“家当”。

“捏人像是为了生存,塑造出画本上鲜活的人物才叫创作。”杨师傅说每句话都慢条斯理,创作的时候,他总是安静而专注。31岁的杨师傅是安徽巢湖人,如今已在苏州定居,整个家族都是靠石雕为生,所以在接触泥人之前,他做了十年的石雕,“因为石雕大多是雕刻狮子或者门柱,重复而机械,加上它产生的有毒粉尘太多,我改了行,泥人可以加入我自己的思想,我很喜欢。”

杨师傅在拙政园做泥人已经有了七八年的时间了,“因为政府当时呼吁把民间手工艺人聚集到景区,拙政园前的一个个木质亭子就成了创业孵化点,我就在那时关掉了在山塘街的门店,搬到了拙政园的门口”。他边说边拿出了为苏州博物馆做的仿秦朝的泥质战车。为了完成这件作品,杨师傅整整花了好几天的时间。“传统的泥人是做出来之后再绘彩,而我们现在是用彩泥一次性完成,立体感更强,我们现在做的都是一次性的,对技术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我也带了几个徒弟,现在可以马马虎虎的做出来,但是精细化的泥人,他们还是做不了的。”

作为对苏州泥塑有深厚情节的民间艺人,杨师傅自然对虎丘泥人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每一种神态,每一个动作,大到整体形象,小到一根手指,都必须包含情感。“要说起我倾注心血最多的作品”,杨师傅眯着眼回忆,“一是当年有个北京人在我这里定制的穆桂英挂帅,另外一件是我回老家巢湖去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作品。”

杨师傅说,因为热爱,所以坚持。

传统工艺的现状:后继无人

每一项民间手工艺都是几百年前先人精雕细琢的结晶,如果无法传承,将是整个社会的损失。可是作为中国四大泥塑之一的苏州泥塑却面临着不少的尴尬局面——传统民间艺人面临生存压力、传统手工艺人再难靠手艺生存,后继无人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桃花坞环秀社区居委会东侧,“苏州泥塑”省级代表性传承人的朱文茜老人曾经开的工作室——玄妙精舍,如今已改头换面,成为一家私人会所。

在虎丘山塘一带,曾经街边大大小小的泥人铺子再也难寻踪迹。

如今,仅剩的几家泥塑店铺也面临着消失的危机,民间手工艺者的生存现状令人堪忧。杨师傅谈及此面露忧色,“政府今年要取缔这个创业孵化点了,这意味着我要重新寻找出路,政府让我们自己靠着这门手艺生存,其实是非常困难的。”对此,杨师傅曾经去考察过无锡惠山泥人的发展状况。与苏州政府不同的是,无锡政府对这项工艺非常重视,他们时常组织所有的泥人手工艺者制作泥人,统一出售,十几厘米高的泥像常能卖到3000块左右,因此对于民间手工艺者有极大的鼓励作用。“我们首先是需要生存的手艺人,然后才是传承者。苏州电视台也曾经让我去园区的一些小学教授几节泥人课程,但都是义务教授,我也是要生存的,没有生存空间,我没办法创作。”说到这里,杨师傅语气凝重起来。“无锡惠山泥人也是从苏州泥塑这里传过去的,现在他们发展的越来越好,我们却要绝迹了,想到这里,不免觉得太过讽刺……”

苏州泥塑的低存在感,在逐渐地带这门手工艺走向一个死胡同,缺乏保护的传统手工艺,似乎在被这个社会渐渐的遗忘。苏州泥塑的出路,又在何方?

苏州泥塑的未来:努力守护

值得庆幸的是,苏州泥塑并未被人们彻底遗忘。

干净的桌椅,宽敞的教室,散发着墨香的书本。课堂上,苏州艺术学校泥塑专业的学生们正认真倾听着关于泥塑艺术的千年历史。今年九月,该校迎来了第一批热爱泥塑,为传承民间手工艺而奉献青春的学子。苏州泥塑在沉寂了多年之后,被轻轻地唤醒,有望在人们注视的目光中获得重生。

“我们专业的学生开始阶段以美术基础理论为主要学习内容,之后会更注重实践性。”负责教授苏州泥塑设计专业的一位美术老师说,他们会更加注重培养学生的实际动手能力,不过在开始实践课程之前,学生的基础理论必须夯实好。苏州泥塑代表性传承人朱文茜、潘声煦与张敏惠届时会受到学校的邀请,为这些“准泥塑手工艺人”传授泥塑的创作技术。苏州泥塑将在年轻的生命群体中焕发耀眼的光彩,他们会传承老艺术家的结晶,创造出更加鲜活的作品。

除了开设苏州泥塑设计专业,苏州市艺术学校还着手编著了关于苏州泥塑专业的首部书籍。这部综合了苏州泥塑历史和工艺为一体的书籍,填补了苏州泥塑文字记述的空白。“目前,该书已处于出版阶段。其第一期将作为泥塑设计专业的教科书。”苏州艺术学校的学生们都很期待,《苏州泥塑》的出版,能够为他们带来更多更全面的泥塑专业知识。

当然,这样一个对苏州泥塑利好的消息自然也入了杨师傅的耳。“这肯定是好事嘛”,做了好多年泥塑的他欣慰地点点头。他擦了擦脸上因为塑像而不小心沾染到的泥土,而后放下了正在塑形的人像,“传统工艺只有被重视,才能有被传承的可能性。我们可以在夹缝中生存,但是艺术不能,希望专业化的培训能够真正的起到作用啊!”苏州泥塑每一步的发展都带着传统手工艺者的期许,正如《吴县志》中所言,愿其“名扬四方”。

三分塑,七分彩。苏州泥塑不应当也不可能就此停滞不前。它会带着传统民间艺人的坚守与新人们的热情,创新不息,发展不止。

 

本报记者:宋悦 张淼 陈文佳 丁朦倩

 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 PHOENIX COMMUNICATION COLLEGE OF SOOCHOW UNIVERSITY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仁爱路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