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本期新闻 > 正文 【 字体 】  来源:大学新闻社  作者:管理员  点击率:1485   
滴滴优步:下来怎么玩?

滴滴优步:下来怎么玩?

撰稿:袁家祺
采编:郭成学芷  翟华  袁家祺

    10月8日下午,上海市交通委宣布,向滴滴快的颁发第一张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资格许可证;10月10日,交通部对外公布两份征求意见稿,旨在规范网络约租车市场。
    随着移动支付的深入人心,这十年来网络购物已从极其稀有走向家常便饭,现在的网络约租车似乎正在重复着这条路。
    今年九月,滴滴出行全面升级,分滴滴快车、出租车、滴滴专车,优步也于六月入驻苏州。这些在不久前还陌生的概念,如今已和大家息息相关。

“谁会和钱过不去?”

    世上的事物都是一把双刃剑,既有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不同的选择,只在于利弊的权衡。 

    10月17日下午四点十分,独墅湖高教区的小周要去苏大天赐庄校区,他拿起手机,打开一个叫“Uber”的软件,点击几下后,站在校门口,从来来往往的车辆中,寻找车牌尾号78的小轿车。
    三分钟后,他坐在了一辆荣威550的副驾驶座上,旁边是正在开车的老李,李师傅驾驶着他的白色私家车混迹在松涛街的车流中,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熟练地手机上“开始行程,开启导航”。
    四点二十七分,小周到达了东环路上的苏大东校门,老李点击“结束行程”后,车费直接从小周的支付宝上扣除,小周要做的,只是对服务评价。
    其实小周一分钱都没付,他的“Uber”里有张30元的优惠券,抵消了车费。他对行程很满意,不光是没花钱,还因为速度快,以往坐公交车,起码花两倍的时间。
    小周是“Uber”的老用户,历史记录里有十几单行程,“优步,还有滴滴,这么发展下去,一定会倒逼传统出租车降价。”小周坚定地断,“谁会和钱过不去,便宜啊。”
    在对苏大学生的调查采访中,半数以上的受访者使用过滴滴或者优步,滴滴出行的用户大多使用“叫出租车”功能,不少人对“滴滴快车”并不了解,甚至从未听说。因优步未接入呼叫出租车功能,使用其平价“人民优步”的占绝大多数。
    谈及对专车(包括滴滴快车、人民优步等,下同)的看法,和预想的一样,不是所有人都像小周那样认同专车。
有人反映机吸烟、打电话、不认路,也有人质疑缺少规范统一的服务,在网络问答社区“知乎”里,甚至有人哭笑不得的贴出了这样的回答:高峰堵车时打优步,司机开电瓶车来接我。
    最受大家关注的,也是最让人担忧的,是专车的安全性问题。不只是出了事故权益如何得到保障,而且是潜意识中对“黑车”的印象如今转移到专车身上——司机会不会侵犯骚扰我?抑或谋财害命?
    百度百科的词条里,“黑车”是指没有在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办理任何相关手续、没有领取营运牌证而以有偿服务实施非法运营的车辆。根据这个定义,专车市场的绝大部分车确属“黑车”。
    专车司机触犯法律的新闻不能说屡见不鲜,至少是常见诸报端。多位专车司机承认,不管是滴滴还是优步,对司机的审核流于形式,门槛不高。
    专车司机部分是以前的黑车司机,也有部分是私家车主抱着玩玩的心态加入,发现真能赚钱。当被问及专车出事故的赔偿、专车司机为人是否可靠时,大多数专车司机讳莫如深。也有的表示,“慢慢会解决的。”
    钱重要,还是命重要?有人这么比喻,这显然失之偏颇。出租车性价比低、运力不足导致专车的出现,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而在专车行业尚不完善的情况下,如何选择,只在于利弊的权衡。
 
法律面前的现实 

专车平台在学生和白领中较受欢迎,然而尴尬的是,它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准确的说,并不合法。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专车司机圈内都有一种期待,希望出台新政,放宽私家车作为专车载客的标准。即使他们知道可能性很小,仍然昂首以待。最终,微弱的希望火苗熄灭了。
    10月8日下午,上海市交通委宣布,向滴滴快的颁发第一张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资格许可证;两天后交通部对外公布《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改革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约车管理办法》),明确指出非营运性质的私家车不准接入专车平台。
    梳理《改革指导意见》和《约车管理办法》,至少有以下几点硬性规定。
1. 专车的服务平台需要有出租车经营许可;
2. 专车使用性质要求为营运,即使用年限为八年,八年后将被强制报废;
3. 不得提供合乘、顺风车等拼车业务;
4. 司机不得接入两个及以上专车服务平台;
5. 对出租车,鼓励支持平等协商份子钱,考虑经营权期和无偿使用。
    这些规定或将为滴滴的“滴滴快车”和优步的“人民优步”敲响警钟。私家车的性质变更为出租客运车辆后,将会受到八年强制报废的限制,这无疑会增加私家车的成本,导致专车平台里大量司机的退出。
    在被称为“上海模式”的方案中,并未明确规定私家车作为专车运营需要改变为“营运车辆”,而上海市交通委主任孙建平特别指出,网络上的专车,价格要高于出租车,这是为了错位竞争,同时照顾出租车司机的情绪。
    上海鼓励创新,底线则是合法合规。相比于“上海模式”的积极态度,其他城市对专车的态度并不友好。
    优步的广州总部受到过工商、交委、公安的联合查封,在杭州、天津、成都,甚至法国巴黎,专车司机被钓鱼执法、遭受大规模抗议的消息不绝于耳。
    专车司机对出租车群体的抗议,表示了理解,“我们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他们闹是可以理解的,换我我也闹,国家应该出面,先进的(专车运营模式)就要学。”
    有趣的是,陈姓出租车师傅在谈到专车司机时,也给予了充分的理解,“他们也要养家糊口,肯定是钱赚得越多越好,但是我们每天还没上班就欠了几百块钱,谁来考虑考虑我们?他们的制度不想改,那我们的就得改吧?”
    在苏州,负责出租车客运管理和“黑车”管理的是两个部门,分别是苏州市城市客运交通管理处与苏州市运输管理处。前者表示无权对专车问题发表看法,从个人层面静候国家统一规定。后者则直接参与到对专车非法运营的执法中。
“我们查肯定是查的,从严格意义上说,(滴滴和优步里的私家车)属于非法运营,无论是通过网络叫车平台(还是其他)。”运管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处罚的话要扣车,也要罚款。”
    罚款金额需要看车况、违法所得、认错态度、初犯累犯等综合决定,工作人员特别强调,执法过程有记录仪记录,合乎规定,绝对不会出现“钓鱼执法”。
    王卫伟是优步高级轿车司机,家住苏州新区,开着四十多万的奥迪车,“开在路上基本不会被查,从火车站出发是最危险的,被抓了不少,扣车罚款,不过第一次被抓的,优步会替你交罚款。”王卫伟如是说。
    对于执法的细节,上述工作人员以涉密为由拒绝透露。而关于被查专车的数量,运管处提供的数据是半年多以来查了两百五十余辆次。
    专车司机小余特意向公司请了年假,出来体验“很火很流行”的优步。他持这样的看法,“以前专车(指租赁公司的合法专车,记者注)不被允许,现在放开了,现在说优步违法,以后很可能就合法,都说缓解拥堵,怎么缓解,一方面是公共交通,还有就是提高车辆利用率。”
“这是大势所趋!”小余拍着方向盘说。
    对于各类国家与地方政策,滴滴出行高级副总裁陶然回应:“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而上海交通委主任孙建平的话通俗很多,“孩子都出生了,快补张准生证。”


补贴!补贴!

中国的专车市场是块巨大的蛋糕,企业张大了嘴,不惜贴身肉搏。

    放下合法性的问题,关注专车平台发展的人可能还记得,去年年初滴滴与快的发生过一场价格战。那时的滴滴背靠腾讯,快的牵手阿里,只做出租车的打车业务,还算不上“专车平台”。两家公司为抢客户,均投入了巨额资金补贴乘客和司机。
    事过境迁,如今的滴滴与快的早已合并,补贴也大幅缩水。
    在今年的9月9日,滴滴打车上市三周年的日子,官方宣布其名字变更为“滴滴出行”,滴滴也由打车应用发展成集出租车、专车、快车等的一站式专车服务平台。
    滴滴创始人、CEO程维透露,现在滴滴拿到的经营牌照只包括专车,不包括快车。分析发现,以目前的政策,滴滴的快车业务势必受到威胁。
    事实的确如此,不少受访者反映用滴滴快车叫车越来越难。周末九点多,记者在苏州东方之门叫车,等待了两分多钟,仍然没有司机应答,而使用人民优步,不到5秒已接单成功。
    专车司机丁昌表示,是滴滴取消了对司机端的补贴,导致大量司机改做优步,“(滴滴快车)一公里不到一块钱,万一放空车(指回程无人搭乘,记者注)就亏本了。”丁师傅指着手机对记者说,“优步是一公里一块六,还有补贴,你们付的车费乘1.47打到我账户,上周(十月五日那一周,记者注)是1.65,还要高。”
    查阅优步和滴滴的计价规则,两家公司略有不同,但都比出租车便宜不少。滴滴快车计价分两部分,0.5元/分钟的时长费与0.99元/公里的里程费,当里程超过18公里后,另加收0.8元/公里的远途费,而优步的计价规则是0.3元/分钟的时长费与1.65元/公里的里程费。
    有人要从苏大独墅湖校区到圆融时代广场,假设路程为7公里,时长15分钟,则滴滴快车需要14.4元,人民优步需要16元,相同情况下出租车价格约为22元。
    如果再算上滴滴不定时的红包,优步30元无门槛优惠券(须在左侧“优惠”里输入代码b2hcaue)和近期的65折优惠,打车软件的价格优势十分明显。
    丁昌的车上固定了一个手机,屏幕常亮,实时显示着行进路线,私家车的性能往往优于普通出租车,丁师傅轻踩油门,高架上几辆白色、薄荷青的出租车倒退着,消失了。
    “优步现在补贴少了很多,以后要是不给补贴了,一块六毛五(每公里)不至于亏本,但做的人肯定要少。” 丁昌坦言,现在跑得辛苦点,只要不被抓,月收入一万以上是可以保证的。
    拥有奥迪车的王卫伟,这么解释自己为何加入优步,“用优步的人是反对蛮横体制,喜欢新鲜事物的,可以一起交   流。”他可能觉得自己说得太高尚了,又补充说,“钱也不少,高级车每小时保底收入50元,所以我每小时只接一单,和客户商量一下,到地点不结束订单,我坐着休息,再把时长费返还给客户。”
    光这一项,王卫伟每天能有500元收入,这也使他暂停了原来的工作,全身心投入优步专车。
    “现在的收入不错,和优步大力的补贴有很大的关系,以后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王卫伟的说法代表了许多人民优步司机的心声。在他们看来,如果没有优步公司的补贴,单纯靠拉活,赚的不会太多。
    “优步公司有钱,优惠暂时不会停,运管也不查,这让我们生意难做了。”不愿具名的出租车司机抱怨黑车成了气候,还和正规出租车公然叫板,“前几天优步说要在中国投资63个亿,你想想看。”
    的确,优步中国公司将在上海自贸区投资63亿元人民币,通过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可知,优步的全资子公司Uber(Hong Kong)投资成立了上海雾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今年6月9日将注册资本由100万元人民币,变更为21亿元人民币。
    据评估,优步中国的市值将超过80亿美元,而优步在中国的融资步伐从未停过,加之大力的补贴,专车司机看好优步这“外来和尚”的并不少。
    专车平台赚足了人气,同时补贴用户和司机,以简单而粗暴的方式抢夺着市场,至于赚了吆喝之后的盈利模式,记者联系优步苏州公司,截至发稿时暂未得到回应。
    或许,这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向钱看,向前看

学生小周认为出租车会降价,事实却不是这样。广阔的太平洋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巨大的中国出行市场,容不下几家企业吗?

    上海在发放网络约租车许可证的同时,上调了出租车的起步价。不止上海,今年西安、武汉、厦门、桂林等全国十余个大城市的出租车不同程度涨价。另一方面,广州、杭州、南京等城市正在或正酝酿“份子钱”改革,力图降低出租车师傅的负担。
    除了出租车与专车的竞争,专车内部的竞争也不容小觑。
    因是试点运作,优步并未像滴滴那样,获得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许可。对此,优步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专车新政没有想象中那么松,目前正在学习新政内容,已经积极准备材料,第一时间申请网络约租车平台经营许可。
    相对于滴滴、优步联手私家车司机的C2C模式,约租车市场还有B2C运营模式。典型的代表是神州专车,采用“专业车辆,专业司机”的服务模式,车辆为正规租赁车辆,驾驶员来自专业的驾驶服务公司,提供优质服务,主打高端市场。
    如果说神州专车与滴滴优步间是差异化竞争,那滴滴与优步内部的竞争激烈许多。滴滴出行联合了移动支付大佬支付宝和微信,优步则同百度地图合作,双方均借助膀大腰粗的互联网巨头,希望在这个行业站稳脚跟。
    值得一提的是,滴滴出行的总裁是柳青,其父为柳传志,曾任联想控股有限公司总裁、董事局主席,联想控股也是神州专车的股东。而柳青与优步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则是堂姐妹关系。
    网络上有句玩笑话,“中国的专车公司原来都是联想的”,这固然是戏言,但也道出了资本市场的冰山一角。市场是双无形的手,大家都在向钱看,估值几千亿的中国专车行业,需要规范,需要合法,需要向前看。
    广阔的太平洋能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巨大的中国出行市场,容不下几家企业吗?


    竞争、博弈、合作,是每个行业发展的动力。“早晚有规范化的那天。”丁昌说,开了近十个小时车的他,眼里布满血丝。
    “早晚”是个未来的虚数,把目光放到当下,一辆辆后座空空的私家车飞驰而过,公交站台却拥挤不堪,我们该停止争论想一想,如何让平民百姓享受汽车工业飞速发展的福利,而不是在茫茫雾霾中艰难呼吸。
或许中国不需要优步或滴滴,但一定需要容得下优步和滴滴的环境。

 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 PHOENIX COMMUNICATION COLLEGE OF SOOCHOW UNIVERSITY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仁爱路19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