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资讯在线 > 正文 【 字体 】  来源:大学新闻社  作者:奚晓晔 常耀文 王卓雅 蔡尧栋  点击率:1057   
偶像合体在春晚,找寻记忆还是追逐利益?

怀旧泛滥的年代,偶像合体成话题。2013年,江苏卫视抛出“重磅炸弹”——大年初一晚,F4四人重聚首在江苏卫视春晚舞台,言承旭、周渝民、朱孝天、吴建豪表演20分钟左右,献唱两首歌。有媒体报道称,此次江苏卫视为促成四人同台,开出了600万元的天价。对此,主办方并不正面回应,只说F4是一线明星的价格。有网友调侃:“中年大叔级了,还有合体必要么?”

本期嘉宾:

陈霖:凤凰传媒学院新闻系教授

杨新敏:凤凰传媒学院广播电视新闻系教授

杜志红:凤凰传媒学院广播电视新闻系副教授

朱俊溢:苏南地区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研究中心老师

杨新敏:怀旧其实一直没有断过,我们每年的春节联欢晚会都有怀旧歌曲。因为跟老歌,老明星一起成长起来的一代人需要怀旧,他们需要过去的记忆。这些老牌明星凝结着那一代人的记忆,所以这些他们会时不时地往外冒一冒,只是在某些时候会特别集中地推出。实际上他们(的影响力)永远没有断过,比如说台湾歌星邓丽君,她的(影响力)断过吗?没有,一直没有断过。但是整个行成一个潮流,所有人都集体复出,这个可能在某个时候会集中,这种集中需要有传媒推动。本身就人们自发的怀旧而言,那都是个体行为,无法集中起来。但这个(怀旧风潮)是集体行为。

陈霖:我认为任何怀旧,“旧”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怀”,就是怀旧总是站在一个现实的背景下,总是站在当下的立足点伤来怀想的。如今的80后90后经历了这些年的巨大变化后,这些纯净的东西是弥足珍贵的,他们踏上社会后,可以说他们已经初尝了人生的万般滋味,青春的那种忧伤,少年不识愁滋味的那种忧伤就显得特别珍贵。

杜志红:没有旧怎么怀呢?怀旧的意思就是说怀念年轻的时候,所有怀旧都指向自己年轻的时候,怀旧不是为了怀念旧的东西,而是为了怀念自己年轻的时候。自己年轻时候的那个时代并不比现在更美好,只是因为自己那时候年轻,所以才会怀念它。这就是怀旧的来历。当一个人七、八十岁的时候,他肯定最怀念的是自己二、三十岁的时候、就那个时候的状况,他不会怀念四、五十岁时候的事吧。

朱俊溢:F4出现的时候,我也正处于初中。那个时候F4陪伴着人生中一个很重要的阶段,那就是青春期。那个阶段的青少年处于自我同一紊乱的时期,所以需要确认自我——知道自己是谁、自己想变成谁、怎样是自己所希望的。因为需要发展自己的同一性,所以那时候青少年就会关注像F4这些明星。从成就上去说,F4因为是明星受到了很多人关注,青少年就会想这是我偶像,我也希望成为这样子的人。偶像,肯定要有偶像的外表。那青少年阶段也是我们发展爱的能力,发展恋爱、开始接触异性相吸的一个重要的开始、过程。外表在那个阶段相对是一个很大的关注点,好的外表更容易吸引到青春期的男女。

陈霖:追星,一是对象化,我们的某些期待在偶像的身上得到实现。还有就是目标化、理想化,就是我的现实我的处境是这样的,但是我希望成为另一种样子的,这就是理想化。此外,我觉得追星是为了填补空白,就是在我们通常的文化消费之中,有诸多的不能满足我们的东西,比方说老师要求看的书很枯燥,特别深刻的电影看起来太费力,诸如此类的。我们所接触的文化产品虽然很多样,但是总会有空白的出现。有时候一个明星一个偶像出现了,我们没有多少道理就喜欢他了,他填补了我们心中的一个空白。

杜志红:我觉得像我们那些年代是大众传播不大发达的年代,每一个人都有一抽屉的那种录音带,像是费翔、齐秦等。自己家里有个录音机,就在那儿放着听。那时候大众媒介不太发达,也更没有什么自媒体、新媒体,它要想传播的话必须借助于电台、录音机啊,包括电视的推动。费翔为什么会火?就因为费翔那年在中央电视台春晚唱了个“一把火”,然后那一年他的很多歌都在大陆流传。

杨新敏:那些老牌明星出道的年代,娱乐明星很少,就他们那么几个,所以大家都认他们几个。并且那时候生活节奏比较慢,他们那几个明星可以比较长时间红着,所以大家对于他们印象就比较深刻。在老一代,真正参与娱乐业的人是非常少的,许多人从观念上都迈不出这一步,而且那个时候就算是参与娱乐业的人,他们也不把自己所参与的行业叫做娱乐业,他们是一本正经的,觉得自己是党的文艺兵,而党的文艺兵只是所有工种中的一种。但现在不一样,现在许许多多的人都进入了娱乐业,娱乐行业进入的人多了,而且娱乐行业变化快了。变化一快,以前是各领风骚三五年,现在是各领风骚三五天,三五天的话你怎么能记住他呢? 

陈霖:我们比较熟悉的人,比如说纵贯线,从公众的心理来看,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记忆,这种记忆伴随着情感和生活,从青涩到成熟这样一个过程,尤其这些都是我们年轻的时候经历的,青春啊,奋斗啊,理想啊,跟这些东西都联系在一起,这整个就构成了我们生活当中空气的一个部分,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我们知道流行文化的一个特点就是一波又一波,你们这代人可能无法想象当年我们听崔健、罗大佑唱歌的场景。流行文化必须要面对新的受众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像我这种年纪想跟上潮流是不可能的。时间可以说是一种非常无情的因素,流行文化不断更新可以说将这一代人放逐了。

杜志红:现在因为媒体多样化,想成明星的人也比那个时候要多,明星的商业化程度也比那时候要强,这种推明星的公司、商业运作,比那个时候要更成熟,或者说,更多样化,会比那时显得明星多很多,但其实名的程度都是有限的。你打开网络,排行榜上的歌、歌手,你也不一定都知道。所以就导致这个粉丝、歌迷的忠诚度是有限的。大家共同喜欢的就是这么一个人这种现象可能都很难出现了。大家喜欢的明星就开始类型化、小圈子化、国际化。像《江南style》火,是因为它有很强的娱乐性,大家喜欢它并不是因为有多好听,而是因为鸟叔看着滑稽、可笑。你找一个人你让他说出鸟叔其它的歌,没几个人能做到。但是那时候一个喜欢齐秦的人,齐秦所有的歌他都会唱,喜欢费翔的人也是如此。现在的明星他很难做到这个。你喜欢李宇春,但不是她所有的歌你都会唱。

杨新敏:但是明星会永远存在,人一方面在自己进行自我认知,另一方面,一个群体需要有一个群体认知,这个群体认知需要有一个符号。这种符号不会缩小,只会变大,因为现在传媒越来越快,唐朝热只知道李白杜甫,但现在冒出来多少公知,传媒越来越发达,人们总是有一种团体需求,集体追求,这种追求需要有一个符号来代表,一个时代需要有一个符号来代表,一个团体需要有一个符号来代表,一种情绪需要有一个符号来代表,所以明星永远不会消亡。

陈霖:流行文化必须要面对新的受众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像我这种年纪想跟上潮流是不可能的。时间可以说是一种非常无情的因素,流行文化不断更新可以说将这一代人放逐了。从小虎队到F4的复出,应该关注拥戴他们的人群,承载着他们的记忆成长的一代人,“80”后“90”后,这代人特别是“80”后,正在成为社会的一个主体的力量,不管是他们所从事的工作,还是对中国未来方向的决定,从整个社会的基础来讲,还有财富的积累、事业的发展,他们到了这样一个能够“三十而立”的时候,这样的一部分人拥有很强的社会号召力,我觉得这些媒体公司,做出这样的复出举动,是考虑到了他们的影响力。

杜志红:“80”后在各行各业已经开始成为一个中坚人物,他们具有一定的购买力。那么广告商盯的就是这些人,那么谁能吸引到这些人我就给哪个媒体投广告。媒体请什么人来,要看他的广告商的意图,这是一个商业的、和偶像崇拜这样一种文化的结合。为什么不请刘晓庆、陈冲这些人,因为这些人只能吸引比我年龄还大的一群,五、六十岁的人才会喜欢刘晓庆,因为刘晓庆出名的时候这些人正是他们年轻的时候。每一代有每一代人的偶像,这些偶像其实承载着那一代年轻时候的记忆,所以电视台选谁不选谁他是看这个人来了能吸引哪一代人。所谓怀旧呢,其实是媒体操纵的一种行为,他是看能吸引什么人。

陈霖:作为一种营销的策略,只要有合适的机会,追逐怀旧歌手会一直存在。但是如果接二连三地不断地挖掘老牌明星的潜力,让他们再度辉煌,那可能意味着现实的相对的贫乏。新的当中没有特别突出的,特别能够吸引我们,表达一代人情绪的,这种东西目前还没有出来,这说明了娱乐产业的贫乏,后继乏人的状况。

杜志红:现在的电视竞争,特别是在娱乐节目这一块竞争十分惨烈。江苏卫视、东方卫视、湖南卫视等舍得出钱,抢明星。作为竞争手段,这样的商业行为无可厚非。但是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只凭“砸钱”这一个方式来跟中央台春晚竞争的话可以吗?其实,我们最需要的是在内容方面创新和突破,如果没有好的内容,只是明星在那儿唱老歌,年年如此,观众就会乏味。节目的创新就是要突破央视春晚的那种框框,比如说,中央台审查是很严的,那地方台是不是可以自由度更大一些,小品、相声上方面抨击社会上面一些腐败现象这一种是不是可以做得好一些。中央台审查很严,春晚的相声小品不疼不痒地说事,真正社会当中热点事件都不敢碰,肯定没人愿意看。地方卫视在这一方面能不能有一个突破?如果能,肯定会吸引更多的人。

 苏州大学凤凰传媒学院 PHOENIX COMMUNICATION COLLEGE OF SOOCHOW UNIVERSITY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仁爱路199号